套屁屁屁屁333

咪噜啦啦小喵咪!我滴小喵咪!

这张啓啓是这辈子画的第一张啓啓 年代久远 而且不打算画惹(ntm 2016.9.27谢谢啓啓 我永远喜欢啓啓💕💕💕💕💕💕💕💕

recently

我不行了我笑死了

螺旋米:

深夜失志
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删掉的旺仔牛奶梗

烧伤(这样一来全都屎完了💦💦💦)

试图重画去年的一张结果没有去年好看(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jpg)

selfies🙌🏿🙌🏿🙌🏿🙌🏿🙌🏿

first fall

泰坦征爾

我和大傻过去总是喜欢在最后分别的时候去一家西餐厅,但因为价格比较昂贵,我们也就去过两次。第二次去的时候些许服务员已经认得我们了,也许是因为我有客人少有的蓝色头发,也许是因为我们在客户反馈单的关系上填了情侣,也许是因为我们在上菜期间偷偷亲吻。但他们确乎认得了我们。后来呢,后来就没有第三次了,也许本该是九月二十九日,也有可能是十二月十日,那一天会是周末,是稍微有些冷的无锡的星期天。这件事我们从前几个月前就知道了,这件事,因为那是重要的一天,因为是永远的那一天。